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全国

北京

栏目首页: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辽宁 吉林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孤军歧路,高耸英雄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天天头条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7-11
摘要:插图/傅堃 砰!砰!砰! 1927年8月1日凌晨2时,继续三声枪响,南昌城内各处起义军应声而起。掀开了中国共产党独立领导武装战争和创建革命军队的序幕。 随后,22000余人的起义队伍南下,计划“先得潮、汕、海陆丰,建立工农政权,后取广州,再举北伐

孤军歧路,屹立英雄

插图/傅堃

  砰!砰!砰!

  1927年8月1日凌晨2时,继续三声枪响,南昌城内各处起义军应声而起。掀开了中国共产党独立领导武装战争和创建革命军队的序幕。

  随后,22000余人的起义队伍南下,计划“先得潮、汕、海陆丰,建立工农政权,后取广州,再举北伐!”

  刚刚诞生的队伍信心满满,谁也没有料到,仅仅一个多月后,在敌人的疯狂反扑下,他们险些夭折——主力部队损失殆尽,朱德领导的“断后”部队成了四面楚歌的孤军。

  前进还是撤退?放弃还是坚持?留下还是辞别?每个人都面临选择。

  南昌起义失败后,最终有八百余人的队伍上了井冈山。他们保存住的革命火种,从此再未熄灭。

  “党要我怎么干就怎么干”

  1927年10月初,拂晓,浓雾笼罩了一切。

  朱德率三千人据守三河坝,和国民党钱大钧部的两万大军已经血战了三昼夜。数天前,南昌起义的部队在这里分兵:周恩来、贺龙等率领主力向潮州、汕头进发;朱德率部据守三河坝,爱护主力南下。

  兵力悬殊,但朱德部决死一战,生生把潮水一样的敌人挡了三天。阻击任务完成,部队撤离,南下追赶主力。

  可他们迎面遇到的,是从潮汕突围出来的仅剩几百人的起义军——南下的主力部队在敌人的围追堵截下已被各个击破,起义领导人失散,下落不明。轰轰烈烈的南昌起义失败了。

  犹如冷水兜头泼下,断后部队再也没有和主力会师的机会,他们已成南昌起义部队最后的孤军。

  此时,距南昌城的胜利刚过去两个月,起义军所有的运气好象消灭殆尽了——

  8月5日,两万三千人的起义军辞别南昌南下,预备夺取广州,重建广东革命依据地,然后再进行北伐战斗。

  第二天,部队刚辞别南昌,打先锋的蔡廷锴就率部“叛逃”,一下子带走了6000人。

  在南昌起义的领导人中,蔡廷锴地位非常,他并非共产党员,对共产党也并不了解。因为与叶挺私交甚厚,种种机缘巧合下参与南昌起义。事起仓促,虽然身在南昌起义领导人之列,蔡廷锴的打算却是“待机定进退”。

  蔡廷锴成名于北伐,参加南昌起义却转而投身蒋介石,后来参与“围剿”红军甚为出力。“一二八事变”中,蔡廷锴率十九路军抗击日寇,打出了中国军人的血性。再后来蔡廷锴又举事反蒋,被蒋击败后无兵无权,最后以反蒋联共的民主人士身份,参加了新中国的政协会议。

  蔡廷锴在政治上的反复变化,其实不单单是他个人的问题,而是他所代表的民族资产阶级的两面性。在革命处于低潮的情况下,要他们坚决跟着共产党人走,是无法办到的。

  其实,南昌起义的领导人中,不光蔡廷锴不是共产党员,当时的起义军总指挥贺龙也还没有入党。

  贺龙青年时“两把菜刀闹革命”,1914年参加了孙中山领导的革命党,以两把菜刀起家,组织起一支农民革命武装。这支武装在军阀林立的旧社会,屡遭失败,几经起落,在贺龙的坚强领导下,逐渐发展壮大,在讨袁护国和护法战斗中屡建战功。到1927年,贺龙已是第二十军军长。

  仗越打越多,官越做越大,贺龙却越来越迷茫。“清朝倒了,袁世凯死了,全国还是一片乱糟糟。大小军阀各占一方。”“我走的路子对么?”贺龙问身边的参谋。

  参谋刘达武回答:“你常讲要为受苦人打天下,谁能说路子不对?不过打来打去,还没有打出天下来,你也在摸夜路呀。”

  “摸夜路”的贺龙,在共产党人身上看到了光。1959年1月,贺龙在八一南昌起义纪念馆参观时回忆说:“1927年7月底,汪精卫决定在庐山召开反共军事会议。当时只有两种选择,要么上庐山,要么去南昌。我主意已定,就是跟共产党走。这时敌人来拉拢我,送来金条银洋。我对他们说,国民党我不入,要入党,就参加共产党。”

  7月28日,贺龙见到了前来领导南昌起义的中共前敌委员会书记周恩来。听了周恩来关于起义的基本计划后,贺龙说:“我完全听共产党的命令,党要我怎么干就怎么干!”

  周恩来得意地点头说:“共产党对你下达的第一个命令,就是党的前委委任你为起义军总指挥。”

  在天空最为雪白,共产党人最为困难的时候,共产党找到了贺龙,贺龙也找到了共产党。起义部队南下途中,由周逸群、谭平山介绍,贺龙加入了共产党。

  入党第二天,贺龙向官兵宣布:“昨天晚上我入党了。过去我们所作所为,无非就是打富济贫,扶弱抑强,替老百姓平冤出气,但干不出什么大名堂。立即我知道,共产党的共产主义就是为了泯灭人吃人、人剥削人、人压迫人的万恶社会,进而建立共产主义的美好社会。大家要明确这个远大目标,加入到中国共产党里来。假设大家情愿入党,我来当介绍人。”

  没想到,年轻的共产党和这位新党员,很快遭遇了严酷现实的考验。

  由于敌人力量过于强盛,再加上战略战术的失误等种种原因,南下的起义军最后遭至失败。

  10月2日,南昌起义的领导机关一行几百人,到达了普宁县的流沙镇。第二天,叶挺和贺龙分别带着为数不多的部队赶到了这里。中共前敌委员会在路旁的一座小庙召开了紧急会议。这是南昌起义领导机关的最后一次会议,实际上也是失败情况下的善后会议。

  “我要卷土重来”

  流沙会议召开时,南下的起义部队仅剩一千余人。

  据当时刚刚加入共产党的郭沫若回忆,周恩来此时是被人用担架抬到会场的,正发着高烧。“脸色显得碧青。他首先把打了败仗的原因,容易地检讨了一下。第一是我们的战术错误,我们的情报太疏忽,我们太把敌人藐视了。其次是在行军的途中,对军队的政治工作懈怠了。再次是我们的民众工作犯了极大的错误。”

  此时,周恩来对南昌起义失败的教训已经有了反常深刻的认识,特别是对军队的政治工作。南昌起义的主力中,贺龙任军长的第二十军和叶挺率领的第十一军第二十四师及叶挺独立团扩编后的第四军第二十五师,乃至蔡廷锴的第十一军第十师,都是久经战阵的军队,斗争力不可谓不强。然而在南下途中,有的可以轻易脱离起义部队,有的成建制投降,有的一战击溃、走走散散……归根到底,是这支部队还没有完成脱胎换骨的改造。

  最初单独领导军队的共产党人,吃了这次大亏,在“十分痛心”之后,痛定思痛,也总结出了重要的品味。加强共产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将支部建在连上,以党的组织不是以长官个人掌握部队等,可以说都是由这类教训而引发出来。

  周恩来又讲了前委已经大体商定了善后的方法:“武装人员应尽量收集整顿,向海陆丰撤退……非武装的人员愿留的留,不愿留的就地分散……分别向海口撤退,再分头赴香港或上海。”

  叶挺的心情同样沉重。在周恩来容易地报告完后,他接着说:“到了今天,只好当流寇,还有什么好说!”

  贺龙则坚决地说:“我不甘心,我要干到底。就让我回湘西,我要卷土重来。”

  还有人没来得及表态,村外山头上发觉了敌人尖兵。

  会议匆匆散了,起义领导机关分散突围。

  此时,周恩来发烧已至40度,由担架抬着走在队伍后面。

  辞别流沙刚走了不远,蓦地路边枪声大作,国民党军从起义军队伍中间冲了过来,一下子把部队打乱。由于新败之余,士气大受影响,“兵败如山倒”。

责任编辑:天天头条新闻网
首页 | 资讯 | 关注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房产 | 图片 | 视频 | 全国

Copyright © 2012-2018 四川志果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蜀ICP备10208308号-2  技术支持:优站网络

电脑版 | 移动版